我啊!一個台灣人日本兵的人生

錄取大學後,相當沒事幹

三年都沒借過書的圖書館借書

第一次是借介紹各個國家的漫畫(布卡麥可)

第二次,想說被同學說幼稚後,就去借了偶然在書架上瞥到的這本

「我啊!一個台灣人日本兵的人生」

博客來找得到:

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154977

這本書不多,大概兩百出頭頁

我在學校邊打PSP,玩電腦,睡覺,打球剩下的時間兩天看完

看完頗有感觸的QQ

文章內容大概我先說一下

 

 

我啊!一個台灣人日本兵的人生

 

戰爭前中後:

主角簡茂松,生於1925年的台北,在1940年二戰時,日本在臺實行「皇民化運動」,大家應該上課都有教,改名為竹永茂

松。1942年,17歲的時受「陸軍特別志願兵制度」徵招擔任軍屬(在軍中做行政事務,不拿槍上戰場的人),去到了南洋

(婆羅洲等)擔任俘虜收容所監視員,然而戰爭時沒看到血肉橫飛場景的他,卻因執行了上級命令(一個俘虜經過主角沒敬禮,

被長官看到,主角不想處罰他,但長官要求主角打了俘虜兩個耳光。PS:主角說日本人喜歡打人耳光羞辱敵人),戰後被澳洲

軍方認定是虐待俘虜(在軍事法庭上無法為自己辯護),以BC級戰犯(一種程度,A級最嚴重:如上將之類的。因B和C級無

法區分甚明,故稱BC級)身份在兩個小島(新不列顛、馬努斯島服刑:主角有點縫紉和煮飯的技能,故他不太需要做苦役,在

廚房中也和澳洲廚師交流)服刑「五年」,而且也被澳軍虐待(一上岸時,大家都到一個沒燈的房間,突然澳軍大喊,直接打俘

虜。有一些日本人被標記,打特別慘)。

However(西卡西,然而的意思,感覺比較帥)一直以日本人身份(大和,天皇的子民,大JP帝國等被洗腦的教育,原來

不止對岸會)為榮的主角,1951年(1946+5)被澳洲遣送回日本時,卻發現已經失去日本的國籍,無法取得當兵的$和補償,

也拿不回存在軍郵局可以買當時台北兩棟房子的$,甚至被當成犯人關起來QQ。決定叫自己台灣名簡茂松,認定自己是「臺灣

之子」歡呼!!主角逃出監獄,到華僑社區找工作,認識一個女孩,結婚生子。在台家人因白色恐怖叫他不要回TW,一待五十

年。

在日生活:

主角結婚後才發現,老婆是一位中將的女兒,女方家因主角是中國人(奇怪的見解,在日本他也受到其他日人的歧視),而

用了許多邪惡的方法想破壞婚姻,最後他老婆意志不堅,最後離婚,留四個孩子給主角獨力撫養。為了養活小孩,主角選擇以開

計車為業,一直開到75歲(真的超強,超健康的),才因年齡問題被辭退,靠著老人年金過活。

組織:

主角和一群同樣命運的台籍日本兵,在1954年成立「台籍戰犯同志會」,要求日本對台籍日本兵不當對待道歉並賠償,歷經

了將近半個世紀的奮鬥,日本政府卻依然不理不睬不道歉不賠償,台籍日本兵卻已經日漸凋零了。

 

 

我啊!一個台灣人日本兵的人生

附錄:

更多詳實際紀錄:http://blog.wenxuecity.com/myblog/25083/200711/24041.html

台籍日本兵維基百科: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5%8F%B0%E7%B1%8D%E6%97%A5%E6%9C%AC%E5%85%B5

特色圖片取自維基百科。

把你想說的話留下來吧XD